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父子留洋 愛國報國——從“劉家花園”走出去的劉超凡、劉叔儀
父子留洋 愛國報國
——從“劉家花園”走出去的劉超凡、劉叔儀
作者:文|翟顯長  發布日期:2019/9/6 閱讀次數:
畢節雙井寺(聶宗榮 攝)
  “有志竟成,摯補兩間缺陷;獨往不懼,能持萬古綱常。”這是畢節“十四尋親坊”的四根龍柱上唯一流傳的聯語。清朝乾隆年間,從畢節老城南門口“古道路”走出了名滿天下的大孝子劉琪。劉琪4歲時,其父劉宗舒因家道中衰出走云南經商。劉琪14歲時,毅然辭別母親和兄弟,唱著自己所寫描述父親音容笑貌的40章歌詩,先到云南,再到四川、湖南、湖北、江蘇、浙江、廣西、陜西、甘肅、河南、河北、山東等地,最終在云南個舊找到已離開畢節將近20年的父親,將其接回家中養老送終。歷時10年,足跡踏遍多個省份,多次瀕臨死亡,經歷無數艱難險阻,無數次希望變成失望,無數次從絕望中產生希望……劉琪感天動地的孝行,在畢節家喻戶曉。
  在劉琪逝世后的68年——道光二十二年(1842),經貴州巡撫核實,其玄孫“劉京官”劉晸昌向朝廷請旨建“孝子坊”(又名“十四尋親坊”),旌表高祖孝行。劉晸昌的父親、武秀才劉延紳英年早逝,劉晸昌同哥哥劉景昌一起,由27歲即居孀守節的母親葛氏含辛茹苦撫養成人。道光五年(1825),劉晸昌考取“拔貢”,京城朝考一等,補任七品京官,升任兵部主事。道光十一年(1831),劉晸昌在順天考中舉人,被擢升為兵部員外郎、軍機章京,作為監察御史巡視京城,歷掌江南、四川各道御史。道光二十二年(1842),劉晸昌由道光皇帝欽點外放任廣東韶連兵備道(亦稱“南韶道臺”),因功得賞四品頂戴。離職回鄉后,劉晸昌扶危濟困、樂善好施,百姓對“劉京官”有口皆碑。咸豐五年(1855),劉晸昌曾刊刻自己的《香雪梅花屋詩集》。
  忠孝傳家,詩書繼世,瓜瓞連綿,人才輩出。清末民初,從“劉孝子”“劉京官”這個家族,又走出了劉超凡、劉叔儀父子倆。

  劉超凡:一生“教育救國”
  劉超凡原名劉宗杰,出生于平街(雙井路)書香門第“劉家花園”(今畢節六小最里面一棟教學樓地基即其原址),家境清貧,卻不安于貧困,常忙里偷閑勤奮讀書,先讀孔孟,于清末考取秀才。光緒三十一年(1905)秋,貴州巡撫林紹年選派各地優秀子弟赴日本留學,劉超凡到省城參加考試獲公費留學資格,成為畢節歷史上第一批公費留學生之一(另四人為出生于“楊家公館”的楊梓林、楊樨林、楊梧林、楊桂林)。光緒三十二年(1906)春,劉超凡進入東京“弘文學院”,習速成師范一年。受孫中山先生及其“同盟會”的影響,去留學時拖著長辮子的大清秀才,回國時卻變成了理著“中山頭”、滿腦子新學、心懷“教育救國”理想的革命志士。他從日本帶回畢節的,除了畢業文憑,還有一箱子用毛筆楷書演算的數學習題和一盒子礦物標本。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底,畢節“勸學所”成立,劉超凡擔任所長——“總董”,次年與楊紱章(舉人)、李學泮(舉人)等一起在松山“求是學堂”高堂內創辦“畢節縣私立師范講習所”,為在畢節推廣新學教育培養師資。1913年,劉超凡曾在雙井寺(今七星關區第一人民醫院內)創辦畢節私立“至誠小學”,很快因經費困難停辦。后來,劉超凡前往貴陽,被選為貴州省第一屆議會議長,后來曾任貴定縣縣長。在貴陽,劉超凡參與創辦了一所綜合性新型學校或謂文理雙棲學校——私立南明中學(今貴陽一中),學生先讀私塾,再讀小學、中學,新舊兼容,文理兼修。1940年,畢節私立弘毅中學(今畢節一中前身)校董會成立,劉熙乙為董事長,劉超凡同本家族的劉仙池、劉安甫、劉端緒等一起,列名“校董”。1943年,劉氏家族捐出東關坡祖墳下面空地給學校使用,弘毅中學得以由大橫街和珠市街“丁”字口(原名“稅門口”)遷入“東岳廟”(原畢節地區衛校所在地),得以進一步發展壯大。“葛天回校長,是我們畢節專區將來辦區立大學時校長預備人選,他走了,怎么辦?他的離去是我們畢節專區的一大損失!”1946年夏秋之交,弘毅中學歷史上第四任校長葛天回教授因倡言民主被迫辭職,劉超凡支持學生召開“歡送會”并到場發表講話以示聲援,不久后去世。

  劉叔儀:學成歸來,報效祖國
  劉叔儀原名劉世通,是劉超凡的第三個兒子,自幼聰明好學、人才俊秀,頗受父親喜愛。父親經常說:“我家老三,是要出國留學的。”這個概念在劉叔儀腦海中生了根,他決心效仿父親,奮發努力,出國留學,以成大器。劉叔儀小時候曾在畢節“唐家龍門”唐氏私塾就讀。唐氏父子分工執教。唐父(應為唐正鏞)為孔孟飽學之士,教古書;其子(應為唐天鈺)則畢業于貴陽新制學校,教新學。劉叔儀在私塾中讀了幾年《詩經》、“四書”之后,才進入小學四年級學作文和算術四則運算——“家住城關水東門的唐世斌,于咸豐二年(1852)在家設立私塾館,其子唐國棋、孫唐正鏞、曾孫唐天鈺四代為師,直到1957年唐天鈺去世為止,連續辦學105年。1950年,留美學生劉世通回畢節探親,還特地到其啟蒙教師唐先生家看望。”(《畢節地區志·教育志》第三章第一節“私塾設置”)楊富華的《唐氏隨園私塾》一文,則謂“嘉慶十二年(1807),唐志昇在通津門與十字街交匯處的延壽寺旁邊修建學堂,并正式命名為‘隨園’”——唐家辦私塾的歷史被提前了45年,變成了150年;辦學的也不是四代人,而是包括從湖北麻城鐵門崗鄉茶棚村唐郁灣遷來畢節的本支始祖唐志昇在內的五代人。
  1933年初,劉叔儀進入畢節縣立初級中學。這是由校長李仲群創立的畢節歷史上第一所中學,公民課教師秦天真,是中共貴州地下黨第一個黨支部——畢節支部的創始人之一。秦天真家與劉家是世親,他對劉叔儀影響很大。解放后兩人偶有來往,探討有關如何提高貴州省的科技水平問題。20世紀70年代,劉叔儀曾為貴州省擬定過一份培養提高貴州省科技人才水平的規劃,安排開展了一系列有關基礎和專題的講座,演講者多為知名教授與專家。在那時,劉叔儀著重提出需要培養跨學科人才的觀點,有關內容已刊載于當時的《貴州科技日報》。
  1943年,25歲的劉叔儀畢業于武漢大學礦冶系,得當時貴州首富劉熙乙主導的“畢節商會”資助,前往美國留學。1946年,劉叔儀獲匹茲堡大學化學冶金碩士學位。1949年,劉叔儀獲凱斯理工學院物理冶金博士學位。1949年6月,劉叔儀獲得克利夫蘭凱斯莫大學金屬材料副研究員學術資格,受命主持了著名的“自由號”戰列艦艦體斷裂事故的技術分析;1948年倫敦“奧運會”所用“大圓坨”的冷處理,也由劉叔儀團隊負責完成。作為知名科學家,如果留在美國,劉叔儀肯定前程遠大,但他最終選擇了回歸祖國報效祖國。他參加了進步組織“留美科協”,擔任《留美科協通訊》責任編輯。中華人民共和國即將成立,留美中國學生歡欣鼓舞,劉叔儀即賦新詩《頌新祖國的誕生》,刊登于1949年10月1日的紐約《華僑日報》:
  帶著金星,帶著光芒
  紅旗兒在北京飄蕩
  那是我的家鄉
  在那里沒有黑人的苦痛
  在那里沒有猶太人的創傷
  如果明天早上
  你看見天邊的紅霞
  別詫異
  那是來自北京慶祝的火花
  那是來自新中國的燈塔……
  經過努力,劉叔儀等科學家謝絕了美國方面的挽留,于1950年6月26日離開紐約,由日本轉菲律賓、香港,9月18日抵達天津塘沽港,周恩來總理親自前往迎接。1951年,劉叔儀成為4名高教部部聘博士研究生導師之一(另3人為蘇步青、華羅庚、錢偉長),歷任北洋大學、清華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上海冶金陶瓷研究所研究員,北京鋼鐵學院、中國科技大學教授,長期從事物理化學的研究和教學工作,在世界科技界享有很高聲譽。1979年,劉叔儀創立熱力學狀態場論,“劉—亥準同期定律”“耦合律”“劉氏耗散方程”“劉—玄長壽論”被譽為科技前沿的重大突破。劉叔儀兩次獲得中科院“重大科技成果獎”,國家教委給他頒發“從事高校科技工作四十年,成績顯著,予以表揚”榮譽證書,被國務院授予“為發展我國科學研究事業做出突出貢獻”榮譽證書。
  劉叔儀還著有《熱力學與化學熱力學》《統計熱力學短程》,主編有《物理化學原理》四卷,發表重要論文數十篇。1986年,美國“挑戰者號”宇宙飛船悲劇發生后,劉叔儀立刻判斷出事故是橡皮的低溫脆化本性所致。兩個月后,美方才做了相關報道,認可他對事故原因的準確判斷。
  河漢沉沉,神州冬凜,低弦慢管聲聲。噩音非夢,似地陷天傾。五內震驚欲碎,思往事,熱淚盈盈。重霄九,忠魂歸去,馬列喜相迎。  半旗朱影動,花皚京闕,人咽紗青。素山河,九脈淚浪縱橫。海角天涯相繼,哀音滾,播向冬京,長安道,心隨車去,依念佇寒冰。
  “十年動亂時,余在危難中曾得救助于周總理。1976年1月8日,乍聞哀樂于西單寓所,總理逝矣!不禁凄然淚下。總理出殯之日中午至黃昏,人滿長安街。佇立于冰天雪地與總理靈車一別者,余其中之一人也。黃昏時目送靈車西去后,歸而填此詞。”這首《滿庭芳·長安街旁送周總理靈車》并序,凝聚了一位老知識分子對周總理的無限深情,即使現在重讀,也催人淚下。
  劉叔儀酷愛科學,也愛詩詞文學。1950年,他看望“隨園”私塾唐老師時,既感謝老師在國學方面的栽培,也流露出當時還“沒有吃飽”的遺憾。他和父親劉超凡一樣,都希望國家建設多一些文理兼通、德才兼備的優秀人才。科研之余,他評文論史,吟詩、填詞、寫五線譜,在詩歌、音樂方面均有著作問世。他一生感極而歌、興至而賦,隨手記錄,終年不輟,終于匯成一部近乎編年史的詩詞文藪《之余集》。他還主編《燕山詩詞學進展》,并發表論文《文理跨學科漢語音韻學》。他的詩詞抒懷言志,追求高遠意境,講究精雕細琢,注重引經用典,擅長學科知識遷移,如下面這首《沁園春·八十四歲自壽》:
  三十披星,八四盈盈,紅霞滿窗!歷狂風暴雨,驚濤駭浪;初心未老,談笑滄桑,胯下韓生,高皇將相,我久寒居慣菜香。開新紀,踏康莊大道,無限輝煌。  年年夢寐皆“熵”,確已創科峰“狀態場”。嘆古西泰斗,“熱溫”不廣;當今巨匠,“耗散”空張。“耦合分支”,包羅萬象,天上人間鋒穎長。東方亮,棄西原逐鹿,只破天荒!
  1991年,劉叔儀成為國務院特殊津貼第一批獲得者。1997年年底,值劉叔儀80華誕之際,中國科技大學校長湯洪高發來賀函:“值此先生80華誕之際,我謹以個人名義并代表學校向您和您的親屬表示最熱烈的祝賀和最美好的祝愿!先生在50余年的科研教學生涯中,不僅創立并擴展了‘熱力學狀態場論’這一‘新熱力學派’的新學科,在科學前沿取得了重大突破;而且培養出一批具有現代高科技水平的學術棟梁,可謂本固枝榮、桃李芬芳,為國家的科技教育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學校為能擁有您這樣的教授而感到榮幸與自豪……”
  “人道神州無諾斗,宏觀小著達標否?非經非典創新天,《耦合分支》深廣透。”這位屈指可數的國家一級教授,國際著名的跨學科科學家、熱力學研究的權威,對獲取諾貝爾科學獎充滿自信。2000年,由畢節地委宣傳部策劃組織的“神州大地畢節人”專題采訪組抵達北京,劉叔儀在中關村住所欣然接受來自故鄉的專訪,《西原逐鹿破天荒—記中國科技大學離休一級教授劉叔儀》被收入《神州大地畢節人》,全面地介紹了這位留美歸來報效祖國的著名科學家和詩詞作家。其淵博、豁達、豪邁、自信的大家風范,給每一位采訪者和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2000年冬天,《畢節一中》校報創刊。2001年,劉叔儀欣然為母校校報題詞:
  杏壇輝艷,灼灼花光照刊首;人杰地靈,欣然桃李開五洲。
  2003年5月13日,劉叔儀教授離開人世。他和王美英教授所生的子女,都在美國獲得了博士、雙碩士、準博士學位,受聘為終身教授、計算機工程師、副研究員等。受父母言傳身教,他們都一專多能,懂得孝敬父母、尊敬老師。“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哪怕生活在異國他鄉,他們也像祖父、父親一樣熱愛祖國、懷念祖國,隨時準備報效祖國。(作者系畢節二中教師、資深文化人)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15选5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