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歷史文化 >> 心懷家國向光明——寫在周素園先生誕辰140周年之際
心懷家國向光明
——寫在周素園先生誕辰140周年之際
作者:文|畢節試驗區 程 紅  發布日期:2019/10/15 閱讀次數:
周素園先生(資料圖片)
《周素園文集》《周素園年譜》
  周素園先生是貴州近現代歷史文化名人、著名愛國民主人士,也是有影響的革命家、社會活動家。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周素園先生誕辰140周年。近讀《周素園文集》(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7月第一版)和《周素園年譜》(王葆和編撰,中國市場出版社出版,2019年6月第一版),深深為周素園先生的愛國奮斗精神肅然起敬。
  周素園的一生,“長養在濃厚的封建空氣中,參加了資產階級的辛亥革命,又追隨了無產階級的革命”(見《我所認識的一個環節——紀念中國共產黨三十周年》)。他積極從事中華民族的解放、獨立與自由的偉大事業,積極進行革命道路的探索,以有限的生命鑄就了無限的輝煌,譜寫了一曲壯麗絢爛的人生篇章。誠如王震將軍在《周素園文集》的序言里所言:“周素園的一生,是一個愛國者追求救國救民之路,歷經艱難挫折,終于找到真理的一生。周素園一生的曲折經歷,揭示了一條真理:在現代中國,從愛國主義到社會主義之間,并沒有阻隔著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一個真誠的愛國主義者,只要堅持不渝地投身于救國救民的實踐斗爭中,他最終必定認同并走上在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這條唯一的康莊大道。”

  “期待著光明,等候著光明,光明到來了!”
  清光緒五年(1879),周素園出生于畢節縣的一個書香門第。周素園在《先府君暨先妣事略》中寫道:“周氏自明初遷黔,隆萬后,始以科第顯,入清而益盛。積善不怠,鄉里稱曰‘高門’。”“少讀書,博聞強記,不肖等四五歲時,唐詩已朗朗上口,聰穎者能背誦《曲禮》《內則》,皆先妣枕上口授。”
  光緒二十一年(1895),16歲的周素園到大定府(今大方)考取秀才,后為貢生。他青年時代立志改良政治,尋找救國之策,在貴州創辦第一份日報《黔報》,參與領導貴州辛亥革命。滇軍入黔后,他長期流亡在外,1925年回到畢節,從此退出貴州軍政界。此后10年,他不再參與政治,而是閉門讀書,認真研究馬列主義,探索人生道路。
  1936年2月,紅二、六軍團到達畢節,組建“貴州抗日救國軍”,57歲的周素園毅然出任司令員,3月跟隨紅軍長征,成為長征隊伍中的傳奇一員。9月到達甘肅岷州,在成立甘肅省人民革命委員會時,周素園被任命為教育部長。12月,周素園到達陜北保安時,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中央領導人的多次接見。在長征中,周素園深切體會到紅軍的階級友愛,更加堅定他跟共產黨走的決心,使其成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的追隨者。
  1936年12月底,周素園到達延安。由于足疾復發,周素園生活幾乎不能自理。黨組織和同志們對他無微不至地關心,照顧著他的生活起居。他深為“坐享優待”不安,特別是賀龍夫人、蕭克夫人經常去看望他,替他縫補洗涮、送藥、送吃的和用的,更使他覺得自己是“累贅”,于是萌生回貴州做統戰工作的念頭。
  1937年10月,肩負毛主席重托,帶著毛主席、朱總司令給西南各省軍政當局的親筆信,周素園先生準備離開延安。臨行前,毛主席、周副主席擺席為他餞行。席間,毛主席對他說:“周先生,你雖沒入黨,總算紅軍一員。”
  回到畢節后,周素園受到國民黨特務的嚴密監視,使他內心十分苦悶,非常懷念與共產黨和紅軍朝夕相處的戰斗歲月。貴州解放前夕,國民黨特務對他進行了嚴密的監控,甚至準備將他殺害,或將他劫持出逃。
  貴陽解放后,畢節已成為解放軍進攻的主要目標。貴州省綏靖公署主任谷正倫逃離貴陽后,委派傅啟學任貴州省政府西北行署主任。畢節專區境內尚有二七一師劉鶴鳴部、獨立第二師羅湘培部、獨立第四師馬昆部,這些部隊都是保安團或地方武裝改編的反動勢力。
  1949年11月25日,周素園決定“暫詣稚九家小駐”。當日傍晚,國民黨畢節專員廖興序“提出同赴楊家灣之要求,且言其最終目的地(白泥屯)險要可恃”。周素園告訴侄兒周稚九,“姑虛為委蛇,臨時當覓它處掩蔽,決不上當”。11月2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解放了畢節。周素園在日記里寫道:“七點半左右,解放軍到達,民眾高呼歡迎,并鳴鞭炮。潰兵、土匪一般的災難僥幸度過了。以余個人論,十二年之精神壓迫,尤其是最近十個月之嚴密監視,俱釋然解除矣!”11月28日,周素園被推選為畢節縣支前委員會主任。11月29日,周素園在致毛澤東的賀電里高興地寫道:“北京毛主席,別來十二年,衰朽余生,猶及見解放成功,不勝欣忭,謹賀勝利。”
  1950年1月,周素園在自己命名的《光明日記》的扉頁上題詞:“期待著光明,等候著光明,光明到來了!”

  “需要我們做橋梁,我們又何惜風燭殘年,不來盡橋梁的作用呢?”
  1949年12月3日,貴州省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五兵團司令員楊勇赴四川指揮成功合戰后經畢節時,宣布中共畢節地委成立,同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畢節軍分區成立。12月7日,貴州省人民政府畢節專員公署成立。
  畢節解放后,周素園在爭取國民黨軍政人員起義投誠中,抱病做了大量工作。他寫信給他們,要他們放棄反動立場,向人民政府投誠,爭取立功贖罪,投向光明。1949年12月6日至7日,周素園寫《致韓文煥、何朝宗、羅湘培、劉鶴鳴、廖興序函》,爭取他們放下武器,起義或投降。12月19日,周素園囑人代約幾位比較開明的土目進城來和當局談話,解釋人民政府對待少數民族的政策。12月22日,劉鶴鳴率所部接洽投降。
  1950年元旦節,畢節城區萬余民眾齊聚大校場(現市糧食局斜對面)歡慶畢節解放,周素園以進步紳士的身份講話。1月2日,周素園擔任畢節地區支前委員會主任。1月12日,周素園寫信給偽畢節專員廖興序、偽納雍縣長謝德光,爭取他們向人民政府投降。周素園在《復廖興序函》里說:“今后投向人民政府,一切決無問題。鄙意仍以迅速來畢,與當局一度接洽,前階段方可告一結束。惟行前如攜有專署文件、公物,望一律帶回。”
  1950年1月20日,周素園函約吳俊光、張紹芝來談,“勸他們出面組織學習小組,學習《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了解政府經濟政策,配合本地實際情況,為恢復市場而努力”。1月26日,周素園接到秦天真復函,請其多和本省某一階層多多通訊,說明人民政府政策,希望團結在政府周圍。
  1950年1月29日至30日,周素園在《給老朋友的一封信》里,情真意切地勸慰著老朋友們:“貴州解放,我和若干黨政軍的負責人接觸過,我感覺到他們活力的增加,信心的堅確,衡量過去,更有了長足的進步。他們的質變了,確是向提高的一面,像我那次的預言而中了。將再作一次預言,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將是無期的延長下去。我們認清客觀的形勢,就好決定主觀的立場,我們要擁護政府的政策,響應政府的號召,靠攏政府的周圍,趁著新政權初到這個地區,同貴州群眾的關系沒有很快的建立起來,需要我們做橋梁,我們又何惜風燭殘年,不來盡橋梁的作用呢?我就是這樣做,希望你們也和我同走一條路。”
  周素園應解放軍五兵團蘇振華政委和楊勇司令員的邀請,到貴陽參與人民政權的建設工作。1950年2月23日,周素園從畢節去貴陽,晚上抵達黔西,24日晚上8時抵達貴陽。周素園1950年5月28日在寫給女婿趙發智的信中懇切地說:“我自感年紀衰邁,身體多病,不能積極為人民服務,擔負實際工作,但也本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之意,遇事努力。”周素園還勸慰道:“你是素有認識而且學過專門技術的人,應該靠攏政府的周圍,盡橋梁的作用。你們家族中、親戚中,以及一般老百姓中,對政府的法令政策有不理解,你須盡量替他們解釋,期于減少誤會,避免地方上不必要的損失。”
  1950年5月25日,貴州省領導秦天真、徐健生等會見周素園。周素園在日記中寫道:“徐、秦代達當局意見,有挽余參加省政府委員之意。為人民服務是光榮的,但精力不許可,且為奈何!”
  1950年6月28日,經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八次會議通過,周素園被任命為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7月31日,周素園赴重慶參加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劉伯承、鄧小平、賀龍等領導人親切地接見了他,并請他擔任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他以年老病弱婉言謝絕,說:“學識經驗我實實自慚落伍,即不說此,每一次參加會議,需要相當時間,精力萬來不及,假使尸位素餐的話,旁人將指責貴州省政府為老疾殘廢收容所,萬萬不可。”劉伯承說:“素老年高,我們是縝密考慮的。尋常例會,你不必出席,重要事件再請你參加,這樣雙方都可照顧到了。”鄧小平說:“素老負責意義主要是聯系群眾。干脆說,只要你的名字擺在那里好了!”推心置腹的話語和滿腔熱忱的信任,讓周素園沒有理由再推辭。1950年8月30日,71歲的周素園被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任命為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
  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周素園認真貫徹執行黨的統戰政策,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為黨和人民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他以高昂的政治熱情,投入了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各項政治運動和國民經濟的恢復工作。他分管全省文教方面的工作,重要文件都是自己起草或批閱。他積極建言獻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提出的許多建議都得到黨委、政府的采納。1951年10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后,周素園在給毛澤東的信上提出的“開發及擴充貴州礦產”等建議全部得到采納。

  “假使你們都奉共產黨為依歸,我死也瞑目了!”
  新中國成立之初,周素園自覺地把自己的家庭和思想擺進去,嚴格地解剖自己,從不以權謀私,而總是以普通百姓的心態去面對黨和政府給予的榮譽和優待,認為“為人民服務是光榮的”。從遇到紅軍的那時起,他就堅定跟隨共產黨走的意志,對共產黨和新中國的認識不斷提高。
  1949年12月12日,周素園在畢節追悼臨解放前夕被殺害的8位烈士會上講話:“我們要感謝中國共產黨二十八年的艱苦斗爭,要感謝毛主席的正確領導,要感謝人民解放軍的英勇邁進,我們才得有集會的自由、游行的自由。”“我們要提高我們的熱情,認清我們的路線,在各級政府指示之下,為擁護新民主主義而努力。”
  周素園1950年1月30日在《給老朋友的一封信》里說:“最初我和旁人一樣,對共產黨也是隔膜的。一九三六年,在畢節參加了西路的工農紅軍。長征途中,共同行動了十個月,到達延安,又整整住了十個月,因此便了解了許多。我離開延安的時候,毛主席請我臨別贈言,我說:‘政權一定是你們的,共產黨是吃苦耐勞,國民黨是貪污享受、醉生夢死。共產黨是命令貫徹,國民黨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就拿這兩點作一個比較,稍有常識的人,都能判斷最終勝利屬于誰。但我希望獲得政權之后,共產黨不要變質。’”
  1950年7月24日,周素園在為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擬寫發言稿。他在稿中寫道:“廣大勞苦群眾在無產階級的領導下站立起來了,傾向于新民主主義革命。我們人民民主共和國的首長的勞心焦思,要把這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家改變成獨立自主、富強繁榮的國家。他們搜集了詳細的資料,制訂了精密的計劃,夜以繼日的埋頭苦干,僅僅幾個月的短時間,收支平衡了,物價穩定了,成績昭彰。凡有耳目,共見共聞。有了這樣負責的政府,有了這樣歷史上史無先例的政府,我們不知道擁護,說得上政治常識嗎?所以站在人民的立場,我要求大家了解政府、信任政府。”
  在《解放周年看時局》里,周素園對1950年11月4日各民主黨派所發表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宣言》發表感想:“在這紀念解放一周年的今天,我一方面對美國強盜的侵略暴行充滿了無比的憤恨,也同時對人類解放事業的勝利具有了牢固的信念。望我省各民主黨派、各民主階級和各族人民,更加鞏固的團結起來,為祖國的和平安全而努力!”
  周素園在《我所認識的一個環節——紀念中國共產黨三十周年》(寫于1951年)里說: “今天中國共產黨三十周年紀念,我回憶十六年前的萬里長征,和二、四兩方面工農紅軍都曾有過一個時期的共同生活。陜北會師,又親見毛主席領導的路線,以至以后的大發展。毛主席是偉大的,他掌握了馬列主義,運用馬列主義的方法來觀察時局,分析時局,估計形勢,預示事變的進程,常常是‘燭照數計’,不爽尺寸。他又善于了解人,抓著每一個人的心靈,使得人們都毫無保留地貢獻出自己的力量。中共在他的領導下,解放了全中國,影響了全亞洲,影響了全世界。”
  在新中國成立兩周年之際,周素園不僅發表感想,還提出了建設性建議——鞏固國防。他在《慶祝國慶與鞏固國防》(寫于1951年)里直截了當地說:“我只想利用機會,提出重點,讓當家作主人的人民群眾注意當前最迫切、最嚴重的大問題。就是說,慶祝國慶要聯想到鞏固國防。”“我希望每個人都在自己的頭腦中,樹立一個鞏固國防的觀念,每個人的日常行動,都和鞏固國防結合在一起,群策群力,像百川歸海一樣,都是為鞏固國防而奮斗。那末,我們今天慶祝國慶的意義,就更深長而遠大。”
  周素園對共產黨充滿感激之情,因自己不能為黨多做貢獻而內疚。他1952年3月19日在給女兒周貞一的回信中說:“黨因(我)過去參加長征,給以優待,但解放初期,我的認識不夠,曾介紹過政治面目不清的人。同志們雖對我寬容,我內心常引為咎責。”他在1953年9月3日的日記中寫道:“黨對我太好了。這益益增加我的不安。每天睜開睡眼,就是這樣的問題橫梗心中,我如何報答黨呢?是否容許我還能做出一點貢獻呢?積極方面都是難以想象的。”
  140年來,周素園家族走過了風雨如晦的近代,走過了水深火熱的現代,走進了麗日陽春的當代,見證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歷程。采訪周素園后人,讓我們不僅看到了一段家國同命運的鮮活歷史,也看到了在他們身上濃縮了一部中華民族追求光明和偉大復興的百年中國史,他們無論在何種政治環境和社會環境中,都始終弘揚愛國奮斗精神,竭力報效祖國,努力回報社會。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15选5玩法中奖规则